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引火在线阅读 - 第101章定力

第101章定力

        一群人簇拥在入口处,让原本宽敞的厅堂忽然变得逼仄起来。

        连空气都是凝结的。

        我想,如果不是严冬如此及时的出现,只怕在场的这些人又要怀疑我别有用心了吧?

        而不明所以的严冬似还没有察觉到周围递来的各色目光,温和地看了我一眼后,又礼貌地跟周寒之和沈华兰打招呼。

        周寒之一如既往的神色淡淡,一张波澜不惊的面孔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倒是沈华兰的视线一直停在严冬的身上,眼神里还带着一丝窥视:“严教授今天穿得很正式啊,不仔细看的话,我都不敢认了。”

        我这才注意到严冬今天似乎特意穿了一身深灰色的单排扣单西和无褶皱长裤,让他整个人比平日里多了一丝商务和精致,少了些许的闲适和慵懒。

        挺正式的。

        严冬平和道:“伯母过奖了,今天跟长辈喝茶,自然要郑重些。”

        他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林西西便接话道:“恭喜南絮姐啊,这么快就要跟严教授见家长了。”

        我不知道林西西是从哪一个字眼里看出我是要跟严冬见家长的,微微蹙眉后,连解释的欲望都没了。

        无关紧要的人,我费那个口舌做什么?

        倒是严冬人比较实诚,诚心诚意道:“林小姐误会了,我们只是陪长辈喝喝茶,倒是你跟寒之……是不是好事将近了?”

        林西西大概没想到严冬会有此一问,神色一滞后,又求助般地看向周寒之,用着甜软的小嗓音说:“这些……我都听寒之的。”

        周寒之没有明确回复,视线在我的脸上匆匆扫过后,又落在严冬脸上,说:“严教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他声音很轻,但语气里,却带着一丝奚落。

        听着让人挺不舒服的。

        我立即打圆场,轻声道:“长辈们还等着吧?要不要先过去?”

        严冬低头看了我一眼,四目相撞后,立即会意道:“看我,只顾着闲聊了。”

        “伯母,寒之,那我们就别打扰南絮姐跟严教授了,”林西西善解人意的开口,眉眼含笑道,“让长辈们等,总归是不礼貌的。”

        我跟严冬没再多言,双双往厅内走去。

        隐约间我听到周寒之说:“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也进去吧。”

        我们一前一后进了大厅,快到卡座时,严冬突然驻足,严肃地看着我。

        “怎么了?”

        “我突然想到,按照我们设定的剧情,你可能需要给我一点特别的互动。”

        他说完握住我的手腕,轻轻地挂在他的臂弯中。

        我想着演戏也得演全套吧,迟疑了两秒后,挽住了他的手臂。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身侧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抬眸看过去时,瞧见周寒之一行人已落坐在了不远处的卡座上。

        两个卡座之间呈东西对称之势。

        我琢磨着可能是错觉,匆匆地收回了视线。

        短暂的失神后,再抬眼时,我人已经被严冬带到了几位长辈面前。

        其中一对中年夫妇我在上次严冬堂姐宝宝的百岁宴上见过,按辈分的话,严冬喊他们三叔三婶。

        两位老人还算慈眉善目,看着挺讲道理的。

        而坐在右侧的母女俩则是另外一种风格,一个雍容华贵,一个精致到手上的指甲都做了点缀,俨然是今天的相亲主角。

        见到我们之后,四位的脸色都变了,中年女人直接甩起了脸子,问:“老严,这是怎么回事啊?让我们白等半小时不说,还带了个人过来,什么意思啊。”

        严三叔见状也是一脸尴尬,耐着性子问严冬:“约好的时间,怎么还迟到了,快跟你章阿姨解释解释。”

        严冬见状彬彬有礼道:“抱歉章阿姨,女朋友临时有事,耽误些时间,让您久等了。”

        这位章阿姨听到严冬的解释后烦躁地看着我,说:“女朋友?她吗?老严,你们叔侄俩这是耍我玩呢?”

        她说完便起身,拉着闺女气冲冲地走开了。

        严三叔见状试图追过去,无奈这对母女走得太快,他根本追不上。

        片刻后他又回过头来,瞄了我两眼后,又看向严冬,说:“你这小子做事一向有分寸,今天怎么就……怎么就胡闹呢?”

        严三婶也跟着补充道:“阿冬,你这次确实过分了,回头老爷子要追究起来,可不是三言两语就能糊弄过去的。”

        手背猝然一热,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严冬那宽阔的手掌竟覆盖在我的手背上。

        男人清润的嗓音压在我的耳边,我听到严冬说:“爷爷真怪罪下来的话,我只能带着南絮去跟他赔礼道歉了,总之,我已心有所属,三叔三婶以后就不必再操心我的终身大事了。”

        明明是示威的话,可从严冬嘴里说出来却温和有礼,但又掷地有声。

        气氛有一瞬的凝结,我能明显地从两位老人的脸上看到那份错愕和不悦,于是找了个托词前往洗手间。

        严家的事,我总归不能掺和太多的。

        毕竟,我们只是假装情侣,又不是真情侣。

        洗手间里,我坐在马桶上调整呼吸,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手心的汗。

        刚准备起身,耳旁却传来了熟悉的软糯声。

        “妈,你不觉得你太心急了吗?我跟寒之都还没有那什么,你现在就跟伯母提彩礼,人家会怎么想我嘛。”

        是林西西的声音。

        听着还挺焦灼的。

        “不是吧,上次去皖南,你没能成功把周寒之拿下?”

        “当时事情多,寒之也没那心思……”林西西可怜兮兮地解释,“妈你能不能别催我啊?”

        “好好好,不着急,”赵红梅耐心的语气传到我耳中,似是在安抚林西西,“不过妈也没做错什么,周家家大业大,区区个一百万的彩礼对他们而言不过九牛一毛,放心啊宝贝,妈都替你考虑着呢,至于其他障碍,妈也都会替你铲除的。”

        听到这,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所以周寒之跟林西西,交往了这么久,还没有做那种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