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段誉修仙传在线阅读 - 第152章 金顶大比

第152章 金顶大比

        第153章金顶大比

        清晨时分,段誉起得甚早,正在床榻上修炼。

        正入佳境,身软如绵,温暖融融。

        忽然门“砰”的一声被撞开。

        赵承德急冲冲闯进来,径直叫道:“师弟,掌门师叔正找你呢!”

        段誉睁开眼睛,扫他一眼:“赵师兄,掌门甚少理会我,为何今日忽然叫我去了?”

        灭绝师太怎么好端端的想起自己了?

        赵承德道:“今日是金顶大比啊,咱们峨眉山所有人都在试剑。”

        金顶大比是峨眉派一年一度的内部较武比试,意在激励门派弟子勤加练武。

        “知道了,赵师兄你先去吧,我随后就到。”

        段誉是孤鸿子捡来的,并未正式拜师,严格来说不算峨眉弟子。

        但毕竟自幼在峨眉派长大,门派中的女弟子,都会习惯性的称他一声“段师兄”或是“段师弟”

        既然灭绝相召,那便去看看吧。

        赵承德跺了跺脚,急声催促:“我的段师弟,你就别慢条斯理的了!去慢了就等着挨掌门师叔的责罚吧!”

        说罢,拉起段誉的胳膊便往外走。

        “好罢,松开手,我自己走便是!”

        段誉抽出胳膊,脚下轻盈,使得却是凌波微步。

        凌波微步是以动功修习内功,脚步踏遍六十四卦一个周天,内息自然而然地也转了一个周天。

        因此每走一遍,内力便有一分进益,越走内力越深。

        凌波微步已然融入段誉平常一举一动中。

        他特意放缓了步子,旁人看不出究竟,只觉得他动作优雅从容,赏心悦目。

        二人并肩走了出去,沿着一条小径,经过一排排房子,往峨眉金顶而去。

        段誉与赵承德来到金顶前。

        远远一瞥,金顶大殿里面的情形一清二楚。

        一众女弟子们正围成一团,看场中二人比武。

        大殿上首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尼姑,容貌清秀,颇有几分姿色,只是神情冰冷。

        这尼姑正是峨眉派掌门,灭绝师太!

        传闻她年轻时,容貌极美,是个开朗少女。

        出家后便整天板着个脸。

        可能与她未婚夫孤鸿子之死有关。

        赵承德在殿门前停住,并未进去,朝里一伸手,脸色木讷而憨厚:“师弟,我与静玄师姐比完了,你进去吧。”

        显然他是败了。

        段誉微微点头,一整青衫,腰间的剑紧了紧。

        他迈步进去,高声道:“弟子段誉,拜见掌门师叔!”

        “还不快进来!”

        灭绝师太顿时沉下脸,满脸怒容,大声喝叱道。

        段誉暗自一笑,并不放在心上,从容踏步进入金顶大殿。

        对灭绝师太一抱拳,又对十几个师姐妹抱拳,一一点头示意。

        峨眉派确实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有的冷若冰霜,犹如风中雪莲;

        有的娇媚如解语花;

        各人美态不同,段誉有种置身花海,眼花缭乱之感。

        难怪赵师兄不敢进来。

        灭绝师太的弟子众多,光是段誉叫得上名字的就有十来个。

        静玄、静虚、静空、静慧、静迦、静照、丁敏君、纪晓芙、贝锦仪、苏梦清、赵灵珠、李明霞等人。

        除了纪晓芙几年前被杨逍掳走消失了,余者弟子都来了。

        此时周芷若,还没有入门。

        张无忌也只是个孩子。

        灭绝师太怒哼一声:“拖拖拉拉的,都什么时候了!”

        段誉呵呵一笑,没有说话,只是站到一旁。

        “段师兄,你终于来啦!”

        身旁传来一道娇媚入骨的声音。

        段誉转头看去,此女面容雪白,秀美如江南女子,身材窈窕饱满,腰际悬着长剑。

        她叫贝锦仪,二十二岁,武功在峨眉四代弟子武功较高,最擅剑法,和纪晓芙关系较好。

        贝锦仪温柔和气,处事小心谨慎,从不欺负同门。

        段誉冲她微笑点头:“贝师妹早。”

        峨眉派的弟子,分为出家弟子和俗家弟子。

        静玄、静虚等“静”字辈的,都是出家弟子。

        像丁敏君、纪晓芙、贝锦仪等人,都是俗家弟子。

        她们可以婚嫁。

        灭绝师太以前也是俗家弟子,与孤鸿子都要成亲了,结果孤鸿子死了,自此正式出家。

        段誉穿着一套比较低调朴素的青袍。

        事实证明,人长得帅,披个麻袋都比人好看。

        段誉五官帅气,皮肤白皙,很招女孩子喜欢。

        他此前二十年在峨眉派足不出户,一脸木讷,平平无奇。

        但觉醒后,举手投足间气质非凡。

        最重要的是,段誉说话好听,往往三言两语就逗得峨眉上下师妹们咯咯直笑。

        峨眉派几乎全是女弟子,常年不见男人,难免对男弟子产生好奇。

        而峨眉派只有两个带把的,赵承德相貌平平,为人老实,和段誉有天壤之别。

        年轻的小姑娘最容易受到异性吸引,贝锦仪就是其中之一,被段誉的相貌和气质所深深吸引。

        还有苏梦清和赵灵珠,十七八岁的年纪,不知不觉也站到了段誉身边,想要搭讪。

        段誉气度从容,自有一股凛凛气势。

        灭绝师太狠瞪他一眼,哼道:“敏君,你去和他试剑!”

        “是!掌门!”

        丁敏君身材高挑,面目俊俏,颇有楚楚之致。

        但她脸部颧骨微高,嘴稍显大,肤色偏黄,不够白皙。

        段誉踏前一步,脸色沉静,抱拳道:“请丁师姐赐教!”

        丁敏君上下打量一眼他,冷笑一声:“段师弟,比不比都一样,何必自讨苦吃呢?”

        她已然二十七岁,过了谈情说爱的年纪。

        虽然也喜欢段誉这种小鲜肉,但丁敏君一向慕强,不喜太弱的男人。

        往年金顶大比上,段誉武功表现平庸,难入她法眼。

        “丁师姐,请!”

        面对丁敏君的讽刺,段誉浑不在意。

        小瞧了自己,最好不过,有时扮猪吃老虎也是快事一件。

        灭绝师太脸一沉,眉毛挑起,哼道:“敏君,莫要伤了他!”

        “是,师父!”

        定敏君脸带冷笑,不屑的望着段誉:“段师弟,取剑出招吧!”

        去剑架上取来一把青锋剑,段誉懒洋洋站着,周身松驰,目光沉静,微笑道:“还是丁师姐先出招吧!”

        “不自量力!”丁敏君傲然哼道,目光透出轻蔑。

        她明眸一睁,清脆喝道:“看剑!”

        长剑刺出,丁敏君手腕轻颤,剑尖幻出一朵剑花,笼罩段誉云门、神封、璇玑三大穴。

        “师姐好剑法!”峨眉众弟子纷纷赞叹。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一剑神气完足,颇得师父真传。

        “不愧是师姐!”

        灭绝师太冰冷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目光颇是得意。

        这剑招,正是自己新创不久的“灭剑”。

        段誉不由一笑,一道电光闪现,青锋剑悠然刺出。

        众人话意未尽,声音戛然而止。

        段誉剑尖停在定敏君喉咙前,仅隔着一寸。

        只需稍稍一送,这位暴躁老姐便会没了。

        “丁师姐,承让了。”

        段誉缓缓收剑,归入鞘中,然后抱拳一礼,笑了笑,退到一旁。

        定敏君眼神茫然,左手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她转头瞧一眼师父,又瞧了瞧周围一众师妹,只觉脸色火辣辣的疼。

        “臭小子!”

        丁敏君冷然喝道,长剑一招“虚式分金”,径直往段誉足胫削去。

        “段师兄小心!”

        贝锦仪娇呼一声,闭目不忍看去,生怕段誉被削去双足。

        却听得叮当一响,兵刃相交。

        贝锦仪睁眼一看,却是段誉转身将长剑荡开,反手一巴掌甩在丁敏君脸上。

        丁敏君一怔,捂着脸叫道:“臭小子,你敢打我!”

        瞧着灭绝师太杀人般的目光,段誉脸色沉静,目光平和,不怒不喜。

        “堂堂峨眉弟子,竟也使出偷袭这等下作手段,与魔教弟子何异!”

        他知晓灭绝最注重峨眉名声,更痛恨魔教,不会因此护短的。

        这一巴掌,丁敏君算是白挨了。

        灭绝师太沉着脸,狠狠瞪一眼丁敏君:“败了便败了,如何敢偷袭!”

        丁敏君眼泪汪汪:“可是师父……他只用了一招.”

        “谁让你轻敌了?若不轻敌,他哪能这般容易得手?!”

        灭绝师太哼了一声,瞥了她一眼,端起了青瓷茶盏。

        “师父教训的是……”定敏君眸子里亮晶晶的,泪水不住涌出,露出羞惭神色。

        灭绝语气一软,安慰道:“你是遇到高手了!”

        她转身望向段誉,脸一沉,冷冰冰哼道:“你这小子,还真是深藏不露,我倒是看走了眼!”

        众弟子扭头纷纷望向段誉。

        被一群女弟子围观,段誉脸上平静,无甚表情,淡然道:“弟子不过是仗着出剑快一些罢了。”

        他使的是峨眉派最基础的剑法,没什么精妙可言。

        无非是看到丁敏君的破绽,寻个机会一剑解决。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再寻常的剑法,也能出奇制胜。

        若是自己用别派武功,定然会被灭绝师太抓住把柄,一顿收拾。

        这老尼姑的脾气可不好,自己武功尚弱,还是少惹为妙。

        果然,灭绝师太有气没地方放,冷着脸训斥众弟子:“你们都记住,行走江湖莫要太小了天下英雄!”

        “是!”

        众弟子齐声应道。

        “师父!”

        “师父!师父!”

        正此时,殿外传来一道急促的呼喊声,是出去打探消息的弟子回来了。

        “什么事这般毛毛躁躁的?”

        灭绝面色不喜,出言呵斥。

        “师父,武当派的张五侠回武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