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踹了渣夫后,王爷抱我大腿求下嫁在线阅读 - 第四百九十二章 就是我干的又怎样?

第四百九十二章 就是我干的又怎样?

        接二连三的消息,让朝堂重臣惊了又惊。

        这显然是配合好的步骤,目的就是打梁帝一个措手不及!

        梁帝震怒,“这消息是谁放出去的?宫中都刚刚接到了急报,为何百姓比宫里还要先知道?!”

        没有人能回答梁帝的提问,因为他们也一无所知?

        梁帝看向了宇文孝,宇文孝连连摇头,“父皇,儿臣真的不知道,儿臣得到的消息都第一时间向您回禀!”

        梁帝又看向了宇文谦,宇文谦瞬时浑身冒出一层冷汗,“父皇恕罪,儿臣也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梁帝猛吸一口气,攥紧的拳头只差开口怒骂他们二人是废物!

        可眼下能用的二个皇子,就只有宇文孝和老六宇文谦。

        “查,立即去查!务必要制止京城动乱,粮铺的事,朕今日就要你们的结果,马上去查!!”

        “是!”

        “遵旨!”

        宇文孝垂头丧气,宇文谦也全身心的不舒坦。

        大理寺是归在他的手中,可他哪有那个本事?

        之前能做事,也是因为有宇文宴指挥。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如今他接了这个差事都不知道应该从何处查起了。

        二人灰溜溜的离开了大殿。

        宇文谦摊手无策,“怎么办?如今二哥是太子,你倒是给个主意!”

        “太子?呵,你觉得我这个德性像太子么?”宇文孝自嘲了一句。但他并未脑子不转,思忖了一下看着宇文新道,“你先张贴告示,务必确凿宇文新谋逆,包括长公主也要算计在内。”

        “父皇最怕的就是有人质疑他年老,如此年轻力壮之时怎么可能被我蛊惑挟持?这说法都极其可笑。”

        宇文谦啧啧两声,“然后呢?若是老百姓执意要开仓买粮怎么办?”

        “……”宇文孝还真没什么好办法,“抓两个挑事的,杀鸡儆猴,父皇已经派兵抵御外敌,所有的粮草都要优先战事,后续怎么办还要听父皇的旨意,咱们两个是做不了主的。”

        与文件听了最后这句颇有感慨,原本只是在京城吃喝玩乐的人,如今还要担起重任?

        “怎么突然搞的日子都不像日子了?如果二哥还在的话,且会变成这副德行。”

        “你现在知道他的好了?当初不也是跟在太子身后张牙舞爪。”宇文孝不由嘲讽。

        “三哥也别乌鸦站在猪身上,只看得见别人黑,看不见自己黑。”宇文谦幽幽。

        “……”

        “行了,赶紧去做事,这件事如果办不好,咱们两个的脑袋也悬了。”宇文孝还真没什么底气去反驳,只觉得当时脑子可能吃屎了。

        “那三哥你去做什么?”宇文谦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宇文孝脑中想到的自然就是叶轻悠,“我去见一下潘思升小叔父,看看粮草那边能不能给予支援……”

        宇文谦并不知道幕后之人是叶轻悠,听了这话点点头,便迅速赶去抓人了。

        宇文孝并未大张旗鼓的去找,而是更换了太子服侍,偷偷从小门离去。

        他听到粮铺关门涨价,第一时间想到的人就是叶轻悠。之前已经说好,不会帮衬宇文新那一方,难不成她突然变卦了?

        可她不是和长公主也有仇的吗?就算矬子里面拔大个儿,她也该偏颇这一方才对啊!

        “我是说了不帮宇文新,可我也没说不赚宫里的银子的啊!”

        叶轻悠此时正在回答着老亲王的话,他和宇文孝纳闷的问题一模一样。

        “义父,我们已经很厚道了,那边早就开始在高价收粮,可我坚决没让义兄卖。”

        “那天价的银子我们都没赚,我只是让京城的粮价抬了三成而已,您可没有道理指责我们贪心的。”叶轻悠慢条斯理的幽幽道。

        从前几日北部传来宇文新高价收粮的消息,叶轻悠就知道战事要来。

        她掐算好了日子,抬了粮价,也是在狠狠地报复梁帝,谁让他逼走宇文宴,险些让他丧命的!

        他看着太子要杀宇文宴不闻不问,又默许熹郡主对她下黑手,根本不顾她腹中孩子。

        对待这种人,她只是黑点儿银子已经是天大的恩典了。

        她给大梁皇室添了多少银子,都要痛痛快快的要回来!

        老亲王看她眼眸中的那股气也知道此事没法子劝,“他若知道是你在幕后操纵,你可想要了如何应对?他已经不是之前的他。”

        “内部造反,外敌入侵,陛下就算知道是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翻脸的。”叶轻悠已经算准了梁帝的节奏,他狂妄自大,甚至自恋,但他绝不容自己的皇位有半分闪失。

        老亲王思忖了下,点点头,“你们二人就折腾吧,哎,老头子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几人正在说着话,外面通传宇文孝到了。

        “他自己吗?”潘思升有些惊诧,“来的还真是够快的,这会儿还没下朝吧?”

        “只是太子殿下自己,而且是从角门进来的。”陈六儿轻咳两声。

        叶轻悠挑眉,随即笑出了声,“看来是找咱们来问罪的。”

        老亲王则直接让翁叔推他回内间歇着,多一个字都不参与。

        潘思升耸了耸肩,“我去应付一下?”

        叶轻悠摇了摇头,“直接请来吧,有些事还是说了明白更合适,肚子里这俩小家伙不爱听废话,每次拉扯周旋时都拼命踢我,也不知道这毛病随谁了。”

        潘思升无语,还能随谁?

        自然是宇文宴那个动不动就提刀杀人的煞星。

        但眼下也没有功夫去吐槽,他便让陈六儿去把宇文孝给请进来。

        宇文孝刚刚进了院子,叶轻悠就把和老亲王说过的话,又原封不动的告诉他一遍。

        “……陛下怎么对待宴哥儿的,太子殿下也心中有数,父子感情不是靠铜臭银两能弥补的,但也总比没有铜臭好。”

        “而且让陛下清醒一些也不是坏事。毕竟这大梁的天,没了谁都行,就是不能没有宇文宴。”

        “之前当牛做马累死累活,还背了一身的不是,合着好人就是受罪的?太子殿下也可以回去直接告诉给陛下,终归这银子我是赚定了。”

        “而且这粮价不仅不会降,明天还会涨。”

        “我肚子里的孩子也容不得他们亲爹被欺负,具体怎么办,陛下早些做决定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