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雨中听剑鸣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一章被追的滋味

第一百五十一章被追的滋味

        你说你没心没肺。长空为了你掏心掏肺你却嫌腥臭,他从未摒弃你之前有婚配或是从前种种。若我未在场,他定然会自断静脉与你死当同穴,对你如此多情之人,世间可是不多了呢!

        第五茗莎沉默,文婧姝看着她的眼眸和神情没有在说什么,第五茗莎心中对武长空的情感自然是比谁都清楚,但是就是口中不说,沉默在心中。

        文婧姝道:“听说此地的清风雨露很是不错,我可是去尝尝。”武长空也在一旁看去清楚,只是一句话不言,文婧姝对其有些怒其不争,哀其不幸,心道也不愿意管他闲事。

        武长空也想跟着去,文婧姝拦住他道:“    她没有武功,遇到危险可如何是好,你若在她身旁定然会安然无恙!”

        武长空点点头,虽然思绪不在此处但是,也算是对文婧姝的话是赞同的。

        文婧姝独自一人来到一家酒馆,酒馆的掌柜看着她一身的文士装扮上前很有礼数道:“这位客官你是要吃饭还是住店呢!”

        我是来喝你这边最好的酒的。

        那你今日是来对了,小店今日上新的酒你可要尝尝。

        文婧姝点点头,让小二将酒上了文婧姝喝了一口道:“不错,你们里面是加了桂花吗?已经是十月了金桂应该已经开了。”

        我们这边地处西南之地,这些金桂都是从江南之地而来,文婧姝心道“怪不得感觉这个金桂的味道有江南的韵味。”浅浅一笑道:“想不到店家也是南直隶之人,既然会做这样的酒水。”

        客店的伙计道:“客官我不是南直隶之人,我们的掌柜是南直隶人,能看到出来客官乃是懂酒之人,我让掌柜的与你相谈吧!”

        掌柜的从柜台走了出来,盈盈的笑意道:“客官也是南方人吗?”

        文婧姝打量了这个中年人,“是的!看你的口音应该是乌程人吧!我乃是金陵来的。”

        掌柜的道:“也是江南之人呢!能在北地见到南直隶之人也是亲切的,说实话我也想家了。”

        文婧姝点点头:“看来掌柜的酒里面还加了一些甜味,应该是米曲吧!”

        “你是行家,但是一般人不太喜欢这个甜味,嘉定一带人比较喜欢。”

        “我母亲是那边人,所以我比较喜欢。”

        “哦哦!原来如此,背井离乡数十载,何时才能归家哦!“掌柜的感叹道。

        此时门外的吵嚷身传来,脚步杂乱,很多人。掌柜的叹口气。

        文婧姝道:“为何叹气呢!”

        “您是不知,如今宝藏和驻颜丸的现世,江湖上各大门派都在追杀一个叫无武长空的人,画像和悬赏令在江湖上铺天盖地。平静的江湖又要平添极多的风波呢!”

        文婧姝心道:“长空啊!长空,你的人生真的只能像樱花一样绚烂一时吗?”

        “看到出来您不是习武之人。”掌柜道。

        文婧姝微微一笑没有回答,看到出来这位掌柜不是习武之人。看着言谈和举止就是个普通人,对江湖上习武之人对他的生意造成了不少的损失。

        想来他们已经躲避江湖上的人的追讨,已经离开此地了,看来我也得尽快动身。不然他身旁的那位小娘子可是会让他沉醉温柔乡呢!

        第五茗莎比谁都清楚武长空对自己的感情,但是就是不表露,也不说。武长空看着她道:“茗莎我们离开吧!”

        第五茗莎点点头。

        只有一匹马呢!武长空道。

        没事,上马就行了。第五茗莎道:“我带你。”

        武长空反倒不干脆起来,有些扭捏道:“不好吧!”

        第五茗莎大方的伸出手道:“上马!”

        一夜的奔波,身后的追兵没有停过,一路上还是摸黑前行。不敢走官道或是大路只能走小路。

        武长空道:“茗莎,以后你得跟着我受苦了。”

        第五茗莎道:“我才是累赘。”

        武长空眼角既然有些泪痕。

        第五茗莎微微一笑:“你哭了。是想家了吗?”

        武长空鼻子一酸道:“不是,我是有很多话相和你说但是说不出口。”

        第五茗莎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觉得你父母和世俗能接受我这样的人吗?”

        武长空哽咽。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看着第五茗莎的脸庞百感交集。

        第五茗莎递上茶水和纸巾道:“我饿了,我们吃些干粮吧!”

        武长空递上茶水,还亲自给她剥开了橘子的皮,第五茗莎道:“我自己来”

        武长空看看她,第五茗莎道:“你能教我武功吗?”

        你想要学武功!学武功可是不容易呢!

        第五茗莎道:“你说说,我听下。”

        “得先从马步开始。”武长空道。

        来我教你。武长空亲自教第五茗莎练马步。

        “想不到你的底子不错。”武长空道。

        “我可是练过舞的人。”第五茗莎笑着说。

        武长空点点头,心中很踏实。而第五茗莎心中很愉悦。这样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呢!

        日夜奔波第五茗莎很累了,已经沉沉的睡了。但是武长空却睡不着,心中百感交集,这个年纪应该已经成家立业。可是依然瓢泊。看着眼前的佳人睡着了。心中不由得生出了护花心态。

        已经是三更时分,第五茗莎已经悠悠转醒,睁开朦胧的睡眼道:“你没睡吗?睡一下吧!”

        武长空道:“我不累,我想要看初升的赤日。”

        “还有一个多时辰呢!你休息下呢!”

        “我不累你先睡。”武长空道。

        “你还是先休息下呢,不然身体是撑不住的!”第五茗莎道。

        “你先睡,我不困。”武长空叹口气,心中不由的哀叹一句。本想着休息下呢!但是看着黎明前的黑暗就要过去了。不由的又叹口气。

        年轻人既然如此哀叹,可是不好!身后有一个声音传来,第五茗莎大惊。从梦中惊醒。原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