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布衣首辅在线阅读 - 第三百三十章 孟知府失踪

第三百三十章 孟知府失踪

        布衣首辅第三百三十章孟知府失踪尽管阿英心疼丈夫,但是从吴先生那里她听说了这次的事情有多么凶险,整个西安府都仗着李丹拿主意,不得不狠心将他叫醒:「吴先生他们来啦,你要不就在这屋里见?」

        头晕目眩的李丹坐在床边,他知道自己有些失血过多。「好吧,请他们进来。」他点点头,然后让雨桐摆几张椅子到床边。

        吴茂等人进来见礼,李丹咧嘴一笑:「还好只是擦着肋骨,不然难与诸君相见矣!」

        「我们都听说了,幸而有行悟跟在旁边。」吴茂心有余悸:「真没料到城里还有其它势力,这甘肃来的假和尚又是怎么回事?」他是从赵宝根口中听说了这事。

        「现在还没查清楚究竟,但是比这个更麻烦的是孟知府失踪了!」

        屋里瞬时间静得无声无息,几个人都面面相觑。「一个四品知府失踪?」林语堂觉得自己听错了:「可他还有随从吧,应该不是一个人出门呀?」xь.

        「这也是我刚刚才知道,估计现在布政司那边也接到报告了。」李丹支撑起身体,让阿英在背后放了些垫子、枕头,然后继续说:

        「他早上出门至今未归,我已授权同知户大人代行知府事。这么长时间连个回来送信的都没有,里头肯定不正常!」

        「首要问题还是解决眼下的黄道教作乱,就怕这个甘肃的势力掺和进来。」

        「从目前的情报看,他们两家并无携手,只是在西安城偶然撞到一起了。」李丹说,然后看向周正把自己得知的城内外黄道教的安排说了。

        「那个格丹寺是个黄教寺院,我们是有布控的。」周天王说:

        「估计是他们那个什么大宗师化妆成黄教僧侣躲在里面,我们虽然发现经常有黄道教的人去那里,却不知他们究竟找的哪个?」

        「这个卢瑞倒是掌握了,你可以和他碰下头。大宗师归他们翼龙卫缉拿,周边那些黄道教的人你和卫雄收网。」周正听了点头应下来。

        然后李丹对林语堂和萧贵说:「孟大人失踪这件事非同小可,你们连夜去查,千万要保障孟大人安全!

        孟大人救出来之后暂时不宜让他回去复职,先送到察院卫大人那里问明前后究竟。」

        孟知府即便被找到或救出,但堂堂四品这么长时间不在位处理政务去了哪里,或者如何落入贼手,身边随从、护卫为什么没有回来报信,这都是要问明白的。

        这里头不但涉及是否有与贼匪勾结或出卖的情节,还要了解对方背景和作案动机,所以李丹说移交察院,涉及本地官员的事还请他们来查。

        李丹最后留下吴茂,对他说还是对南城的兵力有些担心。

        「永宁门到南郭门这一带,我们最多投入标营的三个半营以及调来的武安军一个千总,但是作乱者有多少很难预计。」李丹说:

        「万一他们真怂恿了数以万计的百姓揭竿而起,这几千兵怕挡不住!」

        吴茂想想:「若真个有数以万计的百姓聚集,不会没有迹象,尤其他们要从四厢汇集到府城,晚上会有宿营,白天会有人流,不可能发现不了。

        只需派些侦察出城潜伏,如果真有情况烟火或鸽信示警即可。」

        「对呵,甘肃那边调来的几十只信鸽还一直未实用过,这次正好拿来看看它们的本事!

        吴兄你安排谢三儿去做,尽量不要惊动叛匪,但要把情报安全、准确地传递回来。」李丹换个舒服点的姿势,皱眉说:

        「武安军已经分出来六千兵力,我担心再调北边的防务过于空虚,你看怎么做才好?」

        吴茂也皱眉:「这伙人定是在本府周边聚集了较大势力,所以才敢窥视府城。

        可现在

        要调铜川、富平的官军回来也不现实呵!那样搞不好就给北边的乱军开了方便之门。」

        他忽然眼前一亮:「大人,咱们要是把修路的百姓组织起来如何呢?」

        李丹仰头想想:「倒是可以考虑,反正对面也是临时组织起来的百姓。在工地上的人能赶过来多少?武器怎么解决?」

        铜川段的赶不过来,吴茂掰着手指算计:

        「泾阳、三原、高陵、临潼和渭南一带现有一万七千人,尤其渭南的四千人都是商户从河南、山西募集的民工,不但身体素质好,而且应该没怎么受到黄道教的渗透!

        这些人手里都有扁担、撬棍、木槌、草叉、铁锹这类东西可以做简单的兵器使用,想必那些造反的人手里武器也和这差不多。如果我们再从兵器库里补少量枪、矛就足够用了。」

        「好!」李丹点头:「就以辅助官军为由,让各地段以县、乡为单位,抽调。自愿为主,来的按天加倍报酬,主要就是帮助官军守要点、查验行人、运输和救治。

        受伤的加给两到三月薪酬,阵亡的按官军抚恤,全家免三年税赋!

        我听说顾大对临潼团练最上心,号称陕西第一?叫世吉去渭南招兵,募到多少都带来和临潼团练混编,拉到青龙寺待命。让王习负责这支队伍,世吉给他做副手。」

        李丹说着示意陆九去拿了幅地图过来,用手指着:「三原的队伍负责守住渭河上所有渡口和直到城下的桥梁,保证官军运动时优先通过!

        泾阳、高陵的征用河面上一切船只南下,泾阳这队守住沣河上所有渡口和桥梁。

        令凤翔府全面戒严,凤翔游击黄至强领一个千人队即日守启程,汇集陈仓卫眉县、杨陵、岐山、武功的团练东进。

        路上如遇黄道教起事则剿灭之,然后在咸阳会合守备游击薛阜,之后的事咱们视情态发展再做安排。」

        「好!」吴茂点头:「这样我们就在府城外布置了一支可以机动的兵团,随时可以过渭河向南、向东,或者过泾河向北。」

        「是这样。」李丹卷起地图:「请先生去拟命令连夜送到都指挥使司用印,记住加上一句,行军途中切勿惊扰诸朝帝王陵墓,并以行动迅疾为要!

        另外指令兴平仓,为大军提供一个月军粮。」

        「这……?」吴茂赶紧说:「兴平仓可是国家粮储,没有朝廷指令是不能动用的啊。」

        「借用,不是动用。」李丹笑笑:「对岸的涝店就有粮食,只不过隔着河暂时运不过来而已。」

        「那不如……,让队伍从眉县就渡河走南岸,这样方便就食涝店,还省去了常平仓的麻烦,另外如果真有贼人攻打仓库,还可以起到解围的作用。」

        李丹一想也对:「了解下眉县那边好不好过河,如果能走南岸自然是最好。我担心过了斜谷关之后有貉水、黑水、涝水,部队过河的事情也要关心下。」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他们有的是办法。」吴茂笑道,李丹这才发现自己用了太多前世「后勤优先」的思路,替他们想得太多了。他不禁摇摇头,自嘲地挥了下手。

        「这么说,大宗师决定还是明天起事了?」卢瑞在黑影里问从格丹寺里回来的假和尚怀圣:「他没疑心你吧?」

        「绝对没有!」怀圣摇头:「他还说,要是那几个甘肃来的假和尚愿意和我们一起干,可以考虑拉上他们,不过不能把所有计划都奉告,要有保留。」

        卢瑞满意地点头:「好,你记着,回去以后他们肯定追问你,你就像大宗师说的这样拉拢他们,看他们怎样的主意。

        如果他们乐意加入,就安排他们去皮市街劫按察司大狱,我会派十来个人在那儿等

        着,丑时会合。」

        「明白了,就说那里面关着我们的重要头领,请他们帮忙?」

        卢瑞一笑:「你很上道。不错,就这样讲。若他们同意了,你用这支笔在这纸片上打个勾,设法从门缝塞出来。信号是两长两短,回应是两短一长。记住了?」

        「明白,小人都记住啦!」僧怀圣接过纸片和一支短小的铅笔揣进兜里。

        「行,好好做,看在你不过是为了混饭吃的份上,大人说了这次事件平息后可以免了你的罪过。好自为之!回去吧。」

        卢瑞说完指指往开元寺后柴门的那条巷子,然后看着他消失在黑暗里。「留下两个人守住这柴门。」他轻声说,身后有人应了声。

        转身穿过街道,卢瑞往城隍庙方向来。知府衙门刑房挑头,巡检司、翼龙卫和职方司在西街上设了个「临时指挥部」,因为目前发现黄道教多数信徒集中在西南部的缘故。

        他对黄道教造反这个事情倒不怎么觉得严重,有军队,有巡抚标营,相信这伙人闹不到哪里去。

        但是孟知府失踪这件事给他很大压力,除去刑房,现在属翼龙卫对这件事最紧张,因为这正好是在他们责任范围内。

        和警戒的人打过招呼报上暗号,他走进一个院落,上房的灯光被苇帘遮挡着,廊下站着四名巡检司的巡丁。

        进屋迎面而来压抑的气氛,他心里一沉,看来还是没有进展。「搞定了?」周天王开口问。

        「嗯!」卢瑞点头:「让他反正为我所用没什么难度。你们这里呢,还没线索?」

        「线索还是断的。」高飞有些沙哑地告诉他:

        「有人看到大人轿子进了文氏衣坊,可刑房捕快只见到空轿子,一个人影也没有。卫经历过去了,正在翻天覆地、掘地三尺地找哩。」

        「找到了、找到了!」话音刚落,卫雄从院外冲进来:「衣坊的人还有轿夫都找到了!你们猜怎么着?后门的巷道里有家院子空着,人都被关在那个院子里呢!」

        「那孟大人呢?」周正赶紧问。

        「唯独没有孟大人,其余的人都在!」

        周正有些失望,马上又问:「他们什么时候和孟大人分开的?」

        「说是绑匪一出现就分开了,孟大人被带往另外的房间。不过有个书童说,他可能知道绑匪是谁。」

        「是谁?」几个齐声问。

        「是个叫做什么保升的,书童说这个人他随大人拜访盐商严新家时,远远瞥见过背影。」

        「那他如何肯定绑匪就是此人?」

        「书童说听见他家大人被带到院子里后说了句‘保升兄,你怎敢……?」

        「然后呢?」

        「没了,就这半句。」

        几个人听了都有点垂头丧气。「就这?那还不如不说。没用哇!」高飞哭笑不得。

        「也不尽然。」一直在角落里没吭声的萧贵忽然悠悠地说了句,见大伙儿都看向他便站起身:「老卫,那衣坊远吗?带我去看看。」

        「干脆,一起去吧!」周正提议。大家便都随着卫雄出来,原来那衣坊在钟楼对面的巷子里,距离倒不远。

        进去看时做公的已将院子守得很严密,被救出的人都在跨院里,个个惊魂未定。几个人找到书童和他聊了会儿问些问题,大家找间空屋商议。

        这时知府衙门的傅刑房和秦都头也来了。萧贵就问:「二位可知有个名叫保升,或字是保升的人吗?

        这人大约二十七八岁样子,上唇蓄短须,个子大约七尺五、六,延绥口音,家里做棉花、棉布生意的?」

        「棉花、棉布生意

        ?」傅刑房和秦都头很惊讶:「做这个的可是少见。本地只有三家是比较大的,分别姓苏、杨、刘,其他都是较小的货商。」

        「如果问这行里的人,恐怕找刘家最合适,他家占了这行四成份额,对业内的人没有不知道的。只是……今日天晚得很了。」傅刑房说。

        「这样晚上门也容易惊动四邻。」萧贵点头。

        「萧先生意思,这人可能和他家有关?」

        「说不好,但我们要做这方面准备。」萧贵看看大家:「今晚可能也就到这里了,大伙儿歇歇,咱们明早去打搅刘家。

        不过,得先安排对他家的监视,把关联的巷口都安排上,前后门也要布置人手。秦都头将那书童照顾好明早带过来,他是重要的人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