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过河卒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南北战事(五)

第一百五十三章 南北战事(五)

        过河卒第一百五十三章南北战事皇甫极的「钓鱼」计策,其实是一石二鸟,他不仅钓出了杜倦之这条大鱼,还在无形中帮助「杜鹃鸟」取信了福音部。

        「杜鹃鸟」发展了「猿神」之后,就进入了休眠,此后的众多情报都由「猿神」,直到「猿神」暴露被抓,福音部才不得不重新启用了「杜鹃鸟」。

        这里存在一个信任问题,不是福音部怀疑「杜鹃鸟」出卖了「猿神」,因为「杜鹃鸟」没有这样的动机,而且「杜鹃鸟」也不是「猿神」的上线,「猿神」是与福音部直接联络的。

        福音部害怕的是「猿神」被抓后把「杜鹃鸟」供了出来,虽然「猿神」的确没招,但福音部不知道,这里还是存疑的。

        福音部重新启用「杜鹃鸟」之后,是要留有几分余地的。不过「杜鹃鸟」的第一个情报,就让圣廷成功炸毁了塔万廷的兵械库,这便证明了「杜鹃鸟」还是值得信任的。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根本原因在于弥尔顿不得不相信「杜鹃鸟」。

        自从「猿神」暴露之后,枢机主教约瑟夫就给弥尔顿下达了「弥补漏洞」的命令,约瑟夫听到这个命令之后只能沉默不语,毫无头绪。这是第一重压力。

        接下来,罗伯特又要求弥尔顿尽快搞清楚塔万廷的主力所在和真实战略意图,虽然两人等级相同,都是枢机司铎,但罗伯特是这次战事的副总指挥官,仅次于约瑟夫这位总指挥官,弥尔顿作为情报官的首要任务就是辅佐指挥官罗伯特打赢这场战争,他不能无视罗伯特的合理要求。这是第二重压力。

        还有就是后方财政部,一再表达后勤压力巨大,要求尽快结束战事,不要陷入到久战的泥潭之中。这种压力首先传递给了指挥官罗伯特,然后又间接传递给了弥尔顿。这是第三重压力。

        最后,福音部总部被炸,弥尔顿负有直接的、不可推卸的责任,他必须将功补过,不能无功无过。这是第四重压力。

        在这连续四重压力下,弥尔顿不相信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杜鹃鸟」,还能相信谁呢?他也没有时间再去向慢慢验证,不得不相信了。

        说得难听些,这叫病急乱投医。

        也许圣廷方面有各种条例规矩,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规矩是向下的,不是向上的,弥尔顿不能拿着这些规矩去应付上面的约瑟夫、罗伯特。

        规矩不是挡箭牌。

        更不必说,「杜鹃鸟」还给弥尔顿带来了一个好

        消息,这个好消息不仅可以完成约瑟夫关于「弥补漏洞」的要求,也能满足罗伯特关于搞清楚塔万廷真正战略意图的要求,甚至能让弥尔顿将功补过。

        弥尔顿怎么能不相信?

        这就好像一个快要渴死的人,在沙漠中发现了一汪清泉,他的第一反应绝对不是考虑这水有没有毒,而是想着赶紧喝上一口。

        饮鸩止渴。

        很多问题,只有在平常心的状态下才能考虑到,关键是先要有平常心。

        临大事有静气,是一项可贵的品质,大多数人是没有的。

        相反,齐玄素和皇甫极没有这种压力,他们不怕拖,可以慢慢谋划,一计不成,还能再想一计。

        在心态上,齐玄素和皇甫极已经占据了上风。

        此时齐玄素和皇甫极在地图和沙盘上一遍一遍复盘,直至两人都认为没有问题。

        齐玄素直起腰「就这么着吧,我看宫大真人亲自指挥攻打德尔里奥,也就这个水平了。」

        皇甫极笑了笑,通知自己的秘书进来,将他和齐玄素共同拟定的计划交给秘书,吩咐道「立刻安排执行。」

        秘书领命而去。

        齐玄素把一份删减了部分内容的计划交给杜倦之「发

        给福音部。」

        全盘计划肯定只有指挥官才能知道,部分计划更符合一个赞画的身份。

        杜倦之十分老实,一字不差地发给了福音部。

        齐玄素没有放松警惕,亲自监视着杜倦之,不给杜倦之耍花招的机会。

        发完之后,杜倦之看向齐玄素,恭敬道「齐首席,我发完了。」

        齐玄素赞许道「很好,以后就这么来。干好了,可以安排你去昆仑道府修道观。」

        杜倦之不怒反喜,修道观总好过直接丢了性命。

        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是人。

        福音部。

        弥尔顿收到「杜鹃鸟」发来的情报之后,难掩心中高兴,对于亚历克斯说道「塔万廷的主力想要从蒙特雷出发,朝西北方向前进,越过格兰德河支流,直逼德尔里奥,摆

        明了要切断我大军的退路。你那边情况如何?」

        亚历克斯道「我们派出去的小型飞艇侦察到部分塔万廷军队已经在格兰德河支流附近集结,蒙特雷方向也有大量人员运动现象。」

        弥尔顿笑道「这就对得上了,用东方人的话来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塔万廷已经开始为接下来的急行军提前做准备了。我想,我们可以向罗伯特报告了。」

        弥尔顿还不忘向自己的秘书交代「你继续督促‘杜鹃鸟,不要懈怠,继续收集更多更有价值的情报。」

        很快,杜倦之便收到了福音部那边的肯定答复,她立刻将这个消息告知了齐玄素和皇甫极。

        齐玄素和皇甫极商议之后,在原来计划的基础上,决定再派出两万二线部队,向西北方向开进,做出阻击圣廷主力防止其回援德尔里奥的架势,继续吸引圣廷主力的注意力。这样一来,德尔里奥的驻军便不敢轻举妄动,更不敢驰援拉雷多,减轻宫大真人那边进攻拉雷多的压力。

        平心而论,齐玄素和皇甫极的计策谈不上多么高明,这其中的关键在于人心的把握。

        福音部的人未必是蠢,如果在平时,他们很容易就能识破,只要静下心来,就能察觉到不对。现在的问题是,根本静不下心来,战场上的形势一天三变,压力拉满,神经都绷紧了,随时都会崩断,已经陷入到一种头脑发热的状态。

        一旦进入到这种状态之中,就会做出各种奇怪的事情。

        当一个人用抛硬币来做决定,不是因为它能给出正确的选择,而是因为把它抛向空中的那一刻,便知道了心里更想得到的选择。

        这并非孤例。

        当初凤麟洲决定对道门开战之前,曾经有过军棋推演,开始的时候,怎么推演都是输,因为双方实力差距太大,已经不是什么计谋可以弥补的,于是天门方面就开始不断加强凤麟洲的数值,同时削弱道门的数值,最终在军棋推演上完成了凤麟洲的胜利。

        结果就是真打起来的时候,可没有人能给凤麟洲增加数值,也没有人来削弱道门的数值,巨大的实力差距之下,天门被清微真人的二月攻势一波打崩。

        这种事情荒诞又滑稽,可偏偏真实发生了。

        说白了,当时的凤麟洲上下已经下定

        决心,他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情。

        弥尔顿在重重压力之下,同样陷入到了这种困境之中。

        他已经不能冷静客观地看待这份情报,无关乎自大与否,在他看来,这已经是他的希望。谁要质疑,便是要掐断他的希望。

        当弥尔顿兴高采烈地向罗伯特报告这个情报的时候,罗伯特却提出了疑问「如果塔万廷要攻打德尔里奥,那就意味着要将我们的主力统统关在德尔里奥和蒙克洛瓦之间,他们有那么大的胃口吗?即使有

        ,他们能消化得了吗?」

        「如果我主力回师德尔里奥,那么攻打德尔里奥的塔万廷主力岂不是腹背受敌?虽然塔万廷方面极大概率会安排偏师进行半路阻击,阻止我方主力回援,但把主力的安危寄托在一支偏师的阻击成功与否上,太过冒险了吧?这像皇甫极的用兵之道,不像宫甫的用兵之道。」

        相较于德尔里奥,罗伯特更担心拉雷多,毕竟这里本就是塔万廷的重点防御方向,兵力充足,罗伯特怀疑塔万廷会不会是要在拉雷多做文章。

        不得不说,罗伯特·亚伯拉罕这位「战争主教」不愧是为圣廷立下汗马功劳的名将,一针见血,直接看到了问题所在。

        无奈此时的弥尔顿已经到了悬崖边上,不得不孤注一掷,他不仅不认为情报有问题,反而认为罗伯特在故意为难自己。两人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在后面的军事会议上,罗伯特提出了自己的担忧,不过到会的将领们大多认为塔万廷不敢攻打拉雷多。

        因为抛开后勤方面的巨大压力不谈,圣廷在正面战场上处于绝对优势,正是不考虑战争的输赢问题,只考虑战争的成本问题。

        如果塔万廷方面敢攻打拉雷多,就会导致蒙特雷空虚,一旦蒙克洛瓦沦陷,那么蒙特雷也必将紧跟着失守。

        如此一来,德尔里奥、蒙克洛瓦、蒙特雷这三个点又反过来包围了拉雷多,塔万廷全军覆没指日可待。

        这是一招险棋。

        除此之外,弥尔顿在本地深耕多年,人脉宽广,罗伯特却是根基较浅。

        最终,在军事会议上,支持弥尔顿的人占据了上风。

        罗伯特只是副总指挥官,而非总指挥官,面对这种情况,他也不能一意孤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