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Σ?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章 崂山七雄

第二百四十章 崂山七雄

        “崂山七雄?”

        叶青看着眼前将他重重包围的七人,唇角含笑。

        “不错,正是我们。”

        一个尖嘴猴腮,油头粉面,眼中闪烁着淫邪光芒的男子冷笑道:“叶青,束手就擒吧,你的那些手下现在还在山脚下,没人会来救你的。”

        说话的正是崂山七雄中的老二粉面狐钟冲。

        “你们就这么确信,能杀了我?”叶青抱着胳膊,没有一点儿害怕。

        “哼,别以为杀了几个废物,就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

        崂山七雄中的老大李云不屑道:“我们七兄弟都是炼罡修为,今天就算你有三头六臂,也难逃一死。”

        崂山七雄,名字起的倒是响当当,但实则却是七个穷凶极恶之徒,盘踞崂山一带,占山为王,坑蒙拐骗、打家劫舍,无恶不作。

        但七人的实力皆不弱,都有炼罡之境,其中老大飞天鹰李云、老二粉面狐钟冲最为厉害,有炼罡后期的修为,剩下的五人从炼罡初期到中期不等。

        所以,李云并未夸大其词。

        “呵呵,那你们可以试试。”叶青冷冷一笑,话音未落,向前踏出,身体晃动间,如梦似幻,七个人影分别掠向七人。

        “幻魔身法”

        李云、钟冲等人嘴上不屑,但实则心中极为警惕,看到叶青一下子变成了七个,且不分真伪,瞬间大惊,急忙防备。

        但就在此时,一声惨叫响起,李云等人望去,只见崂山七雄中的老六逐云鹞刘三,正捂着喉咙,满脸惊惶,殷红的鲜血从指缝间渗出,慢慢倒下。

        而刘三旁边,叶青背身而立,手持一柄形如圆月的弯刀,一滴鲜血正沿着刀刃,缓缓滑落在地上,碎开,仿佛一朵雪梅。

        “逐云鹞刘三,炼罡初期,擅长轻功与暗器,轻功为《鹞子翻身》,暗器手法为《雨打芭蕉》。”

        叶青心中闪过刘三的信息,刘三擅轻功与暗器,那就要第一个除掉,不然一旦被其拉开距离放风筝,或者见识不妙逃跑,可能会给他平添不少麻烦。

        既然要做,那就要做的漂漂亮亮,干干净净。

        “老六……”

        “老六……”

        见刘三惨死,李云、钟冲等人睚眦欲裂,大吼一声。

        距离叶青最近的老四黄康和老五徐莹莹一左一右同时攻向叶青。

        在扑向叶青的过程中,黄康怒吼一声,双目化作赤红,身上涌起浓郁的血气,气势节节攀升,一拳轰出,气浪翻滚,气血轰鸣,如似翻山倒海。

        徐莹莹是七人中唯一的女子,手持一柄软剑,软剑挥洒,犹如落雨梨花,剑影重重,荡开层层碧绿涟漪,涟漪所过,空气嗤嗤作响,显然蕴含有剧毒。

        面对两人的夹击,叶青心思转动,出现关于两人的信息:

        “老四翻山豹黄康,炼罡中期,擅长拳法,所练拳法名《翻山拳》,《翻山拳》讲究拳如翻山,天崩地裂。并且,黄康掌握有一门燃血秘术,可燃烧自身精血,极大提升拳法的威力。”

        “但使用燃血秘术后黄康会陷入癫狂,且等燃血秘术结束后,会陷入长时间的虚弱。”

        “老五美女蛇徐莹莹,炼罡初期,擅长剑法与毒术,剑法为《梨花剑法》,剑法稀松,真正值得警惕的是徐莹莹的独门毒药美人蚀骨。”

        “美人蚀骨毒性剧烈,沾之便血肉腐烂,筋骨融蚀,难以祛除,但偏偏中毒之人不会有任何疼痛感,仿佛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故名美人蚀骨。”

        在两人的信息掠过脑海的一瞬,黄康和徐莹莹已经同时攻至,叶青身影变幻,自动向黄康的拳头上撞去,如若舍生求死。

        “去死!”

        黄康眼中血芒闪动,煞气更盛,怒吼一声,如要将叶青碎尸万段。

        可就黄康的拳头即将轰在叶青脑袋上时,叶青斜踏出一步,向死而生,诡异地绕过黄康,出现他身后,黄康身前只留下一个栩栩如生的幻影。

        幻魔身法乃是一门融合了道、魔两教精华的轻功身法,既有道教之玄,又有魔教之诡,玄之又玄,诡变莫测。

        故而叶青才能于毫厘之间躲开黄康的攻击,若是放在没有修炼幻魔身法以前,他根本无法做到如此举轻若重,变化由心。

        叶青消失不见的一瞬,黄康由于动用了燃血秘术,神智丧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拳劲,生生轰在徐莹莹的剑光上。

        徐莹莹只有炼罡初期,剑法稀烂,根本无法抵挡动用了燃血秘术的黄康,剑影破碎,被黄康一拳轰了个实在,整个人炸成一团血雾,死无全尸。

        在徐莹莹死亡之时,黄康背后刀光一闪,黄康的头颅,冲天而起。

        “五妹,四弟,叶青,老子要活剐了你。啊……”

        刚扑到叶青跟前的李云见到黄康和徐莹莹死在自己眼前,睚眦欲裂,一跃而起,双手成爪,俯冲而下。

        “唳……”

        一声鹰唳响彻天地,俯冲而下的李云身后出现一头神骏的血鹰,血鹰巨爪擎天,血雨飘落。

        天哭血雨,血鹰擎天。

        “飞天鹰李云,炼罡后期,擅长爪法,所练武功为血鹰神爪,血鹰神爪最长以高击低,若从高空攻击低处敌人,每落一丈便可蓄势一分,飞的越高,血鹰神爪的威力越强。”

        看着从天而降的李云,叶青眸光闪烁,想要破血鹰神爪,最简单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在李云蓄满劲势之前,杀了他。

        念头刚落,叶青一脚跺在地上,地面皲裂的刹那,叶青冲天而起,如若旱地拔葱,生生血雨冲散。

        不过,就在掠近李云时,叶青轻吸一口气,原本衰落的气机再盛,气机转圜之间,身影陡然由沉重变得轻盈起来,如似一缕青烟,轻盈无物,躲过李云的扑击,借着荡开的劲风扶摇直上,掠至李云上方。

        眨眼间,高低易位,攻守易势。

        叶青居高临下,一拳轰落,李云可没有叶青于空中换气借力之能,而且血鹰神爪本就讲究一气呵成,一击毙命,自然无法转圜气机。

        李云只能眼睁睁看着叶青一拳轰在他的背部,背骨炸裂,脏腑破碎,轰然下坠,砸向钟冲。

        钟冲虽是男子,但轻功身法却小巧玲珑,李云落下的速度虽快,但仍被其躲过。

        但不等钟冲庆幸,陡然感觉到一股致命危机,身形急速后掠,但就在此时,一道身影贴着李云的尸体掠向他,速度奇快。

        正是叶青。

        原来先前叶青直接跟在李云的尸体后面,只是因为速度太快,钟冲并未察觉到。

        等察觉到时,为时已晚,因为叶青已经掠至他跟前。

        钟冲手中出现一根花花绿绿的长鞭,一鞭挥落,四周天地变幻,风雨飘摇,星空动荡,月落星坠,天翻地覆。

        置身于其中的叶青,就仿佛是天地间的蝼蚁般,渺小而卑微。

        “幻术,有意思!”

        叶青看着栩栩如生的日月星辰,感受着毁天灭地的恐怖威势,心中感慨。

        要不是他早知道粉面狐钟冲擅长幻术,可幻化真假,蒙人感官,或许他真会受着了道。

        钟冲修炼的功法是一种极为罕见的幻术类功法,名《幻心诀》,可扰人感官,凭空制造幻觉,而他的罡煞为七十二中品罡煞之一的蜃楼罡,使用的诡器为厉级诡器惑心鞭,都具备一定的幻术、魅惑之能,相互配合、叠加之下,幻化之物,犹如真实,栩栩如生,令人难辨真假。

        不过,幻术毕竟只是幻术,幻觉终归只是幻觉,是假非真,以钟冲的本事,还没到那种化虚为实、化假为真的境界。

        所以,叶青屏息凝神,对于空中坠落的日月星辰视而不见,一拳递出,孤骑破阵,一往无前。“破阵”

        平直向前的拳头,就像一柄刀,开天辟地,生生将天幕撕裂开来,天幕撕裂的刹那,飘摇的风雨和日月齐齐消失不见,一时光风霁月,天朗气清。

        而正准备趁机溜走的钟冲,愣在原地,低头向下望去,只见他的腹部不知何时破开一个大洞,从背后贯穿至腹部,伤口整整齐齐,光滑如镜,没有丝毫鲜血流出。

        因为所有的鲜血,都已被蒸发干净,仿佛烈日爆嗮下的湖泊,枯竭干涸。

        下一刻,钟冲倒下,碰触到地面的一瞬,四分五裂。

        说起来很慢,但实则只有短短数息的功夫,等崂山七雄中的老三下山虎张安和老七夜蝙蝠屠生反应过来,崂山七雄已经七死其五,其中甚至包括七人中最强的李云和钟冲。

        剩下的张安和屠生,早就吓破了胆,掠至一半的身影陡然后撤,然后心有灵犀的分开逃跑。

        能跑一个算一个。

        “跑?你们跑得过我吗?”

        叶青轻轻一笑,张口一吐,飞雷烈烈    ,直奔屠生而去。

        飞雷出口,叶青就再未管,脚下一点,身如鬼魅,直奔张安而去。

        张安被称为下山虎,自然是因为他一瞬间的爆发力极强,犹如下山猛虎,势不可挡。

        所以,瞬间爆发全力的张安,速度极快。

        但他快,叶青更快,整个人仿佛一缕魅影,快到看不清身形,一息间两人就掠出十数丈的距离。

        下一息,叶青已经出现在张安的背后,而张安却好像丝毫没有察觉到般,仍旧闷头狂奔。

        只是跑着,跑着,忽然栽倒在地上,没了气息。

        跟在张安身后的叶青停下脚步,手中的弯刀消失不见。

        “我说的,你跑不过我吧!”

        叶青提起张安的身体,返回战场,而不远处,屠生眉心破开一个韭菜大小的伤口,伤口处雷光闪烁。

        “呼,加上今天的七个,这七天以来,一共有三十五人刺杀了我二十三次,啧啧,还真是要钱不要命啊。”

        叶青冷笑一声,熟练地将崂山七雄身上的山河贝、诡器、秘笈、宝物等收入自己的山河贝中,没有一丝遗漏。

        熟能生巧,没办法。

        从那天和唐实在商量好钓鱼,哦不,商量好如何解决自身的麻烦后,叶青就让唐实在故意将他的行踪、消息卖给那些心怀叵测之辈,而他也时常故意落单,给那些人自以为是的可趁之机。

        然后,埋伏,杀人,捡尸,乐滋滋。

        这七天以来,他总共遭遇了二十三次刺杀,总共有三十五人。

        这三十五人,都是炼罡境界,其中十五人为炼罡后期,各个身手不凡,都是洛水周边几个郡县赫赫有名的存在。

        当然了,大都不是什么好名声。

        这些人都是唐实在根据他的要求精挑细选的,实力稀松,手段单一,没什么背景来历,所以叶青杀起来,也比较轻松,没什么难度。

        不过,他也发现了,可能是被他给杀怕了,近一两天以来那些江湖人刺杀他的频率大幅降低。

        而根据唐实在所言,他的消息也不那么好卖了,那些江湖人好像有所觉察,都开始怀疑他了。

        所以叶青估摸着,他这鱼,马上就钓不到了。

        或者很有可能,会钓到一些蛟龙,那样一来可就危险了。

        不过,这也是他的目的,这些江湖人胆大包天不假,但欺软怕硬也是真的,当他们意识到他不是软柿子的时候,就会害怕,就会妥协,就会放弃,这样一来刺杀他的人就会越来越少,而幕后之人针对他的阴谋就会不攻自破,他的危机也会解除。

        这也正是他最根本的目的,他没骗唐实在。

        杀人捡尸什么的,真的只是顺带的,天地良心。